相关文章

游牧养蜂人 追花逐蜜走四方_新闻_电子报_惠州_惠州日报_东江时报_...

  图①:孔杰和父亲孔德日在秦皇岛的深山放养蜂采蜜。 图②:这一排排蜂箱已经陪伴孔杰度过20多个年头。 图③:蜜蜂酿造成熟封盖后,他们再取出蜜脾,压榨出蜂蜜。 图④:这样一块蜂巢蜜至少需要8个月才能酿造出来。 图⑤:用蜜蜡和橄榄油制成的润唇膏。

他们在深山田野中,有一份甜蜜的工作,追逐花季,收获甜蜜。这也是一份辛苦的工作,奔波一年,辗转南北方。或许出于热爱,或许出于习惯,奔波途中的他们说,蜜蜂在酿蜜,他们在酿造生活,既享受苦尽甘来,也情愿苦中作乐,他们是养蜂人。金黄浓稠的蜂蜜原汁是如何酿造的?养蜂人日常生活又是怎样?近日,记者走近我市一家养蜂人家一探究竟。

结缘

三代养蜂,60年甜蜜事业

  “这些蜂蜜都是由我和父母自采自酿。”在惠城区水口,80后养蜂人孔杰和父母一起经营着一家卖蜂蜜的小店。

“蜜蜂很温和,你不袭击驱赶它,它就不会侵犯你,而它的天敌黄蜂就比较可怕。有些山区黄蜂比较多,那些黄蜂会掐死蜜蜂再叼走,所以我们必须驱赶黄蜂,这时难免被蛰到。”一谈起这项甜蜜事业,从蜜蜂的生活习性到蜂巢的形成,再到蜂蜜的酿造过程,孔杰有说不完的话。

1982年出生的孔杰祖籍山东泰安。从他爷爷开始,孔家就和蜜蜂有了交情,到现在已有60多年了。孔杰自豪地说,自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。

15年前,孔杰一家人看上了南方的蜂蜜市场,于是迁移到惠州发展。但举家迁移后,这项事业发展得并不顺利。

起初来到惠州,孔杰和父亲孔德日固定在一个地方养殖蜜蜂。“惠州较多的是龙眼蜜和荔枝蜜,而这些树的花期一过,就很难再采到蜜。除了这两种花源,剩下较多的是桉树,而桉树花的蜜质不太好,用来制药还行,不适合直接食用。”没过多久,他们意识到这种坐地养蜂的方法不行。因为花的味道决定了蜂蜜的味道,地区不同,味道也会不同,只在一个地方固定养蜂,蜂蜜的品种有限。

于是,孔杰和父亲孔德日挑起蜂箱,开启了从南到北的追花之路。

追花

赶4~5个花期,平均一月搬一次家

  “这是益母草荆花蜜,这是槐花蜜,这是枣花蜜,这是荞麦花蜜。”孔杰指着店里深深浅浅颜色不同的蜂蜜说,这些蜂蜜来自全国各地。从梅州到揭西再到韶关甚至更远的河南、河北、内蒙古都留下了他们一家人的脚印。

“在河北秦皇岛的深山里,有两种我们一直都想寻找的花源——— 野生的荆花和益母草。特别是益母草,因为它本身是中草药,这种蜂蜜对增强人体质和身体机能以及改善睡眠有很大帮助。”孔杰说,他们平时会从合作社里搜集花源信息,然后选好时节前往当地寻找花源。

对于四处追花的养蜂人来说,一排排的蜂箱是必不可少的家当,除此之外就是帐篷,这是每次迁徙的必备品。因为鲜花大多盛开在野外,只有步入郊区或深山,他们才能找到心仪的花源。

“一年我们要赶4~5个花期,最长的花期一个月,最短的15天。一年从2月到12月,基本都在外面跑,因为这一段时间花期多,过了这段时间就要回来调整,让蜜蜂产卵产子。”孔杰说,在外奔波跟坐地养蜂不同,为了追花,平均一个月就要搬一次家,风餐露宿,人在哪,家就在哪,过着如同游牧一般的生活。

感慨

当地人阻止放蜂,曾一天转了5次场

  放弃坐地养蜂后,虽然能采到更多优质的蜜,但随之也出现了不少困难。首先一个是场地,其次就是搬运问题。

“追花常会去到一些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有时候会受到当地人阻止不让放养蜜蜂。”孔杰说,有时刚把蜂箱从车上卸下,别人就让你转场,无奈之下也只能重新装回车上再找地方。曾经有一次,孔德日一天转了5次场,已50多岁的他搬完后基本不能动弹了。

养蜂人一般靠扁担来挑蜂箱,一担前后有2个2层的蜂箱,加起来有200多斤。孔杰家有300多个这样的两层蜂箱,而搬运这些蜂箱基本全由自己完成。

“有时候我会同父母一起去追花,但现在正开发蜂蜜的衍生产品,所以会腾出一点时间留在店里。”孔杰说,像他们追花的时候基本住在深山里。如果周边有人家,就跟别人借点电;如果去到偏僻山区,方圆十几公里内都没有人家,不但没有电甚至连水都没有,所以他们的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家居用具。常年奔波在外,孔德日用“已经习惯了”来形容在都市人看来清苦的生活。

除了生活上的单调,养蜂还是靠天吃饭的行当。“天气好就收成好,遇到恶劣天气,收成必然会降低。”孔杰说,1998年他们家在山东菏泽遇到洪水,蜂箱几乎全部被冲走了,500多箱蜜蜂只剩下10多箱。除了经济上的损失,全家人也对自家的蜜蜂产生了感情,一夜间传来的这一噩耗让孔家人一整年心情都不太好。但这些困难并没有打击到他们的热情,孔德日花了整整两年时间,将一批蜜蜂重新培育起来。

坚守

打造原生态的蜂蜜产品

  城市的霓虹灯与帐篷内单调的昏黄形成强烈反差,为何这个80后从都市回到深山做起养蜂人?孔杰告诉记者,他在养蜂之前做过8年发型师,因为工作时间不稳定他常没按时吃饭,那段时间身体被搞垮了,于是关注到养生这一块。“我一想,我家的蜂蜜都是原生态的,不就是养生产品吗,对身体肯定特别好,于是辞了工作全身心投入到父亲的养蜂事业中。”孔杰说,为了保证蜂蜜的品质和保存蜂蜜的营养价值,他们一直坚持祖辈留下的传统养殖和酿造方法。

找到花源后,养蜂人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蜜蜂,然后等待蜜蜂采蜜和酿造。孔杰说,待蜜蜂酿造成熟封盖后,他们再取出蜜脾,放在竹篮里,然后采用传统的古法压榨出蜂蜜。

养蜂这些年,孔杰不断看到有造假蜂蜜的报道,且这些经过加工的蜂蜜产品仍以土蜂蜜自称,令消费者真假难辨。于是,他更加坚定要把自家原生态的蜂蜜坚持做下去。2014年开始,孔杰开始打造纯天然的蜂巢蜜。

他告诉记者,蜂巢蜜俗称蜂窝,是经蜜蜂酿制成熟并封上蜡盖的蜜脾,由蜂巢和蜂蜜两部分组成的一种成熟蜜,也称封盖蜜,它的营养成份和活性物质比普通蜂蜜要高得多。而这蜂巢上面的盖只能由蜜蜂自己完成,人工无法代替,所以比较容易分辨出是否有造假。

“巢蜜含有丰富的生物酶、维生素、多种微量元素,同时集蜂胶、蜂王浆、花粉、蜂蜜、幼蜂为一体,是蜜中之极品。”他介绍说,蜂巢蜜的酿制需要一个漫长过程。一般蜂巢需要从每年2月到10月,约8个月时间形成,待蜜蜂封盖后才能从蜂箱取出。这个过程中还得看天时,天时不好的话要近一年时间才能做出合格的蜂巢。

开发

网上找方法,用蜂蜜制护肤品

  在上个月结束的第四届惠州现代农业博览会上,孔杰带着自家生产的蜂蜜、蜂巢蜜、蜂蜜衍生产品参加,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购买。

“随着着手做蜂巢蜜,我对蜂蜡、蜂胶的研究也开始越来越广。”孔杰说,蜂胶、花粉对人类皮肤保养方面有挺好的疗效,如果将自家的蜂胶、蜂蜡制成润唇膏、蜂蜜皂之类的护肤品可行吗?能不能做成不添加化学成分的原生态产品?抱着试一试的念头,他立马上网寻找制作方法。

“网上的制作方法有很多,最开始我使用热制的方法,但做出来的蜂蜜皂效果不太好。”孔杰说,最初的试验品涂抹在身上时感觉不那么润滑,而有的时候做得又软得像橡皮泥,用起来效果都不理想。

但孔杰没有放弃,继续研究调配比例。随着尝试次数不断增加,孔杰对蜂蜜皂的制作技艺也有了自己独到见解。经过十多次反复试验,终于总结出一种新的制作方式。“我现在是用热熔冷添加的方法,将皂基和蜂蜡加热至融化后,等冷却到一定程度,再添加牛奶蜂蜜和其他营养成分。这样的话,营养成分不会因为高温而丧失掉。”孔杰自豪地拿起一块自制蜂蜜皂开心地说,现在收到的客户反馈都表示这款蜂蜜皂效果不错。

“前阵子做了一批,都让朋友们买走了。”孔杰说,现在他还学会了手工润唇膏的制作方法,他一边说着,一边把蜂蜡和橄榄油按照比例放进烧杯中加热溶解。不一会儿,蜂蜡和橄榄油混合而成的金黄色液体就呈现在记者面前。“稍微冷却一下我会再加入蜂蜜和维生素E。”

在把所有营养成分按比例混合好后,将金黄色液体倒入唇膏空管。“再过大约十分钟,这些液体就会凝固,唇膏就做好了。”孔杰说,手工蜂蜜唇膏使用起来十分安全。因为原料里只有蜜蜡、蜂蜜、橄榄油和维生素E,所有成分都是可食用的。按照目前纯手工制作数量来看,出货量还是挺可观的。

“我现在正在开发其他纯天然产品,比如润肤露、口红等。”孔杰说,他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尽全力传承好父辈的工艺并将其发展下去,这样才不会辜负大自然的馈赠和父母长途跋涉的艰辛。

文/图 本报记者费 燕